新闻动态
所内新闻

【强度故事】记忆中模糊的身影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20-11-04 02:13:00   点击量:0

  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父亲和母亲总是在忙,他们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模糊的影子。

1.png

1童年

  父亲祖籍天津,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上个世纪60年代,作为一名青年党员,他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到祖国最艰苦的地方去。于是他就来到了位于耀县山沟的强度所;母亲广西人,毕业于桂林机专,毕业当晚全校开大会,宣布分配名额,学校党委书记找她谈话,因为是保密单位,不允许和家人说。就这样,母亲第二天就用一根扁担,挑着两竹筐行李跳上火车,离开家乡,来到了强度所耀县基地,开启了她的峥嵘岁月。

 

  当时,强度所人搞三线建设付出的艰辛是难以想象的,父辈们风餐露宿,手挑肩扛,白手起家边搞建设边抓科研。老一辈科研人员用艰苦创业、无私奉献、团结协作、勇于创新的精神,在1966年底建成了当时亚洲最大、设施一流的1号静力试验厂房,并于1968年12月28日在该厂房完成了轰六飞机全机破坏试验,树立了我国航空工业发展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

 

  那个年代,父辈们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母亲说,我出生56天就被送到幼儿园,每天只有半小时的喂奶时间。他们那时候真跟打仗一样,到点就骑着自行车飞奔到幼儿园,喂完奶,又飞奔回单位。大家都是一样,一个星期只有一天休息时间,不仅要做家务,还要骑车去耀县采购生活用品,冬天还要自己动手打煤坯。父母哪有那么多时间照顾孩子,创业、工作成了他们的第一要务。有时候父母开玩笑说,我和弟弟小时候的模样他们都记不太清了。等到我上小学了,父母工作依然忙,对我和弟弟疏于管理,我们是彻底“放羊”了。放学后,我天天带着弟弟在山沟、河道里疯玩,总是一身土一身泥的回家。为这,没少挨母亲的打,说我不像个女孩子,每天脏的像个泥猴。直到现在我仍然不喜欢穿裙子,嫌麻烦,估计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印记。

 

  记得小学三、四年级时,要过“六一”了,学校组织课外活动——做风筝。这对我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孩子们都有点虚荣心,我也不例外,我兴冲冲跑回家,等父亲回来做一个全班最漂亮、飞得最高的风筝,因为我知道,父亲手巧,做出的风筝肯定是最好的。可左等不到,右等也不回,天已经很晚了,自己已经困得东倒西歪。母亲说:“别等了,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第二天上学,看见小伙伴们手里都拿着风筝,我的心情低落到极点,放学回家躲在房间里偷偷地落泪了。

 

  转天是周末,我还在床上睡懒觉,听见妈妈在喊我们:“快起床,看看这是什么?”我睁眼一看,好漂亮的一个红色风筝,就像画报里一样,是个大鸟的样子。我一咕噜坐起来,顾不上穿鞋就跳下地,一把把风筝抓在手里,饭也不吃了,拉着弟弟去河边放风筝,也不知道那天是没有风,还是风筝太重了,怎么跑风筝就是飞不起来。可这些根本影响不到我们的喜悦心情,我和弟弟跑着、跳着、笑着,心里充满了骄傲:我们的风筝是最漂亮的,因为那是爸爸熬夜给我们做好的。

2.png

图2

  转眼55年过去了,曾经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人们,现在都已经是白发苍苍、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我的父母也一样。虽然童年时父亲和母亲就像个模糊的影子,但他们对我的那份爱、对强度所的那份爱却依旧清晰、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