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动态
科技动态

美国空军或改变策略以赢得新时代的信息战

文章来源:航空工业信息网   发布时间:2020-09-14 12:56:06   点击量:0

美国空军网络部队第16航空队指挥官蒂莫西·豪中将在比林顿网络安全峰会上表示,在信息战争中,数据比地理更重要。新成立的第16航空队面临的最大障碍之一是“地理观念……我们为自己设定的地理边界。”

他表示,自9/11以来,美国空军一直偏重于在特定地点找到单个威胁或敌人。这种偏见延伸到了军队训练的方式上。例如每年在内华达州内里斯空军基地和阿拉斯加的基地举行几次的大型空战演习——红旗军演,红色和蓝色部队在天空相遇时是战斗的最高潮,而这些演习和模拟的战斗都在一个特定的地点进行。

网络威胁则不同,因为信息战争的特点之一是攻击者可以轻易地跨越半个地球到达——这与威胁的位置基本上无关。同样,对这种威胁的反应也必须考虑到与地理位置无关,而是考虑需要携带的数据。数据是网络部队所做的一切的核心,这一切都是关于数据的。

作为一个例子,他指出第16航空队的双重角色与美国军方新的联合全域指挥和控制(JADC2)作战概念有关。JADC2能够给第16航空队一些非动态活动提供提示,同时第16航空队也为JADC2注入数据,这些数据是战斗决策的基础。

美国空军联合参谋部的布拉德福德·西维多中将认为,美国空军应当改变其思维方式,以从网络能力、电磁战争和信息作战的融合中获得最大价值。这三个要素结合在一起被称为信息战,也是组建第16航空队的原因之一。当这三种元素结合在一起时,这是一种协同作用的混合物。作为示例,他提到了所谓的观察、定位、决定、行动(OODA)循环周期。大多数人看到OODA的时候,他们想到的是他们自己的循环周期,需要把它变得越来越小,因为周期短的一方能获胜。但他们忘记了敌人也有一个循环周期,如果你能让他的循环更长、更迟钝,你也能赢。通过网络、电磁战争和信息作战的结合,这就是美国空军所寻找的信息优势。

澳大利亚国防部信息战负责人、少将马库斯·汤普森支持,这种融合也影响了美国的盟友,迫使双方改变了争论的方式,也提出了“一些问题”。他表示,澳大利亚有外交部长、国防部长和财政部长。但是和其他西方国家一样,它没有一个信息部长。而“外交、信息、军事、经济”才是国家实力的四个方面,这为整个澳大利亚政府以及我们的国际合作伙伴的合作带来了挑战。